热点内容:

2018年电影大全

歌手2

奥斯卡

春晚

陈立农陈立农

陈伟霆陈伟霆

吴宣仪吴宣仪

范丞丞范丞丞

吴亦凡吴亦凡

首页 >剧情介绍 >电视剧剧情 >只为遇见你分集剧情

只为遇见你分集剧情

2019年04月10日 09:44903网络流行月月

分集剧情

第25集 高潓撬高洁墙角 高洁准备芮华之夜

年度盛典,镶嵌组的展位前聚满了人,素金组却门庭若市,穆子昀忍不住去打探情况。陈品臻刚要去展台,叶思强却让她发传单,陈品臻把传单还给了他,自己去拍几张照片发到网上去吸引客流量。一整天下来镶嵌组虽然人多但是成交的订单没有几笔,还有人占着位置不肯走,一看就是穆子昀故意让来捣乱的,于毅说于直有第二计划。穆子昀的人来给她汇报情况,穆子昀让她盯着于直,高洁的场地太小客流量自然也不多,穆子昀并没有帮她,她也想看看高洁究竟有什么办法。

陈品臻拍完照片刚要离开就被高潓叫住了,让她重拍一下,陈品臻乖乖拍照,却把高潓的大脸收进了相机里,压根没拍作品。陈品臻连忙要离开,高潓却要看看照片,看到那些丑照时高潓十分愤怒。陈品臻好不容易脱身来了高洁那里,高洁让师傅们现场修理老首饰,不仅吸引了顾客还让那些老首饰重新焕发出光彩。有位女士来保养戒指,郑师傅说戒指是假的,对方很不满意,高洁连忙上前打圆场,戒指确实不是真的,为了打消她的疑虑高洁征求同意把宝石拆下来,如果是真的话她们还会赔偿这位女士一套首饰。高洁拆下宝石后发现那确实不是宝石,还教了大家几个宝石鉴定的方法,最后告诉大家明天会举办一场沙龙。

高潓看到这一幕很生气,于毅都忍不住夸高洁高明,只要她们搞定几个大单她们就可以轻松翻盘。于光华特地在家门外等穆子昀回家,忙里忙外地献殷勤,原来又是要钱来了。穆子昀不肯给,她上个月给了他定额卡的。于光华竟然直接开始抢穆子昀的包,谁想钱包里压根没钱,?于光华顿时恼了,威胁她下次董事们会举荐于直进董事会,而她穆子昀忙活半天也不过是个外人而已。穆子昀听到奶奶原来是这么打算的瞪大了眼,既然这样就别怪她毁了于直向上爬的捷径。

高洁忙着准备明天的沙龙,陈品臻忍不住劝她和于直好好谈一谈,但是高洁发现二人价值观差异太大了。陈品臻立刻打电话给于直要给二人牵线,正在谈生意的于直接到电话愣了一秒,高洁听到电话那头夜店的声音立刻就挂了。次日,高洁举办了一场沙龙,顺便推销了一把订制组的最新设计。一切都很顺利,高洁却突然收到了疗养院的短信,说潘悦出了事情,高洁连忙离开。郑师傅代替她上台,却又有人通知他订制组的展位出了问题。高洁打电话给疗养院得知她们并没有给自己发信息,意识到不对劲的高洁连忙返回,却发现自己的场地已经被高潓占了,郑师傅回来也一抹黑,展台那边压根没出事,原来这就是镶嵌组的调虎离山之计。

高洁质问高潓为什么这么卑鄙,高潓却装作听不懂,高洁也懒得和她多说。第二天的会议上穆子昀特意提了一嘴,于毅却说自己只是救场而已,奶奶心生疑惑,订制组虽然人手不够但是也不至于没人在现场,于直也帮着高洁说话。吴晓慈费了好大的力气请来了安东尼奥参加芮华盛典,让高潓一定要好好表现吸引他的注意力。于直看着高洁曾经的房间顿时回忆上心头,想打电话给她却还是放弃了。高洁忙着工作却依旧会想起于直,她只有告诉自己要专心一点,订制组的去留在此一战。

订制组前依旧没有什么人,郑师傅拿出了自己赶工做出来的戒指,高洁这才笑了。镶嵌组的订单数目很多,但是按照资源对比来说的话还是差了素金组一大截,高潓说出了吴晓慈请来可安东尼奥的事情,于毅顿时展开了笑颜。吴晓慈和高潓带安东尼奥参观,安东尼奥却被订制组的凤冠吸引了,高洁看到后十分不敢相信,吴晓慈居然把安东尼奥请来了。高洁主动请安东尼奥去参观中国风展品,但是因为时间紧张对方拒绝了。高洁不肯让机会白白溜走,拿起了首饰又一次追了上去,吴晓慈却已经送走了他,安东尼奥要在十二点前回国,所以只能看到高潓的走秀,高洁则一定要让吴晓慈看到自己的作品是多么优秀,真正的好作品是能让大师为之停留的。高潓指挥模特排练,于直带着海外经销商负责人来了,他这几天就是在忙着谈生意。

于直和经销商路过看到订制组的排练,经销商对中国风很感兴趣,于毅也不得不承认他们很不错,高潓愤愤走开了,到叶思强耳边说了什么。订制组的模特有叶思强安插的内鬼,他让模特拿到收视后就离开,高洁看到了这一幕却还是装作没有看到。?于直找到高洁拿出了自己买的宝石,是他让人去订制组那里买的,他对高洁的设计很赞赏,顿时也明白了高洁为何这么努力,他对高洁表示了支持。高洁则问于直是不是愿意让她代替高潓成为他的左膀右臂,于直反而问她是真的想要代替高潓还是在吃醋,高洁避而不答,于直则沉默。高洁明白了于直的选择,她不会强求。

芮华之夜,高洁选了最好的模特,订制组的命运可都在她们手上了。吴晓慈发现素金组的展示超时了,她担心会耽误高潓的展示。于直也终于忍不住问穆子昀打算什么时候结束,奶奶也让她去催一下,穆子昀则特意提了一嘴最后出场的订制组,奶奶就让镶嵌组一会儿把时间赶回来,至少也要让订制组有时间展示,于毅十分为难。高洁只好在后台等时间,模特公司的人来拿主秀作品,高洁把东西交给了他。镶嵌组总算上场了,高潓则亲自佩戴王者之心上台走秀。

第26集 高洁绝地反击 于直求婚高洁

高潓准备上台,高洁却早已换上了一身精致的晚礼服在后台等待,高潓刚要上台却发现背景被换成了订制组要展示的背景,于直连忙去后台找陈品臻,陈品臻懒得理于直,高潓做的事情可比高洁做的卑鄙多了,而她也只不过是反击而已。陈品臻怒斥于直不在乎高洁,他更在乎的也许是他小于总的名号吧。高潓在候场时沾沾自喜,奶奶察觉到不对劲,原来素金组的拖延是高洁拜托穆子昀的。大门打开,聚光灯亮起,高洁淡定地出现在了众人面前,绚丽夺目。安东尼奥注意到了高洁的作品,高潓气得要上去撕了高洁,于毅连忙拦着称不能毁了芮华,只要最后展出的作品是潓心的珠宝,他们还可以翻盘。

于毅让扮演模特的新郎拿着潓心的珠宝上台说出广告词,于直只是远远地看着。高洁在台上展示自己所设计的作品,高潓在台下看得直瞪眼,此时灯光又一次暗了下来,走上台的不是扮演新郎的演员,而是于直,于毅对于直很有信心,他一会儿展示的一定是高潓设计的戒指。果不其然,于直手上拿的是潓心的首饰盒,于直与高洁慢慢走向彼此,他是为了给高洁一个答复,首饰盒打开,里面的戒指不是高潓所设计的,而是高洁所设计的那一枚。于直向高洁求婚,这一次他是认真的,台下的众人都懵了。

面对于直冲动又真挚的求婚,高洁哽咽,她以为于直上台是为了展示高潓的设计,没想到居然是这样。高潓瞪大了双眼,安东尼奥在一旁起哄让于直单膝跪地。于直笑着向高洁下跪,穆子昀气急,看着二人互相告白,于直亲手为高洁戴上戒指,又在众人的起哄声中亲吻……高潓和吴晓慈在暗处气得直咬牙,高潓根本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却还指责高洁心机深沉是她看出自己喜欢于直才回去勾引他的,吴晓慈却道于直是在利用她。于毅连忙追着高潓出来,他一直以为于直能把工作和私生活分开,高潓顿时明白原来于毅也知道二人之间的情感,全世界都知道他们的关系,只有她被蒙在鼓里。于毅劝高潓放手,高潓却认定高洁不是真的爱于直,她要揭穿高洁的真面目把于直赢回来。

安东尼奥和于直、高洁打招呼,同时很赞赏高洁的设计,打算回国后努力推广。穆子昀被今晚的事情震惊到说不出话,高洁面对穆子昀眼神闪躲,奶奶则默认了高洁和于直的婚事。穆子昀则走到高洁身边,于直并不知道二人之间的关系,紧紧地握住了高洁的手。高洁和于直遇到了吴晓慈,吴晓慈差点对高洁动手,于直连忙把她护在身后,更是称二人不存在谁欺骗谁,让她不要掺和二人之间感情的私事。

于直索性戳破了高潓用手段陷害高洁,面对吴晓慈的威胁于直十分淡定,完全不在意慈恋是不是要和芮华解约。于直拉着高洁来到了一个僻静的地方,他让言楷准备了烟花,高洁看着天空中绚烂的烟火升起十分感动,在于直出现之前她的生活平淡无奇,因为遇见你才让这一切变得精彩。高洁抱着于直,不论二人之间发生什么他一定要相信,高洁爱于直是真的,想要和他在一起也是真的。

高潓在酒吧买醉被人搭讪,于毅把高潓一把揽进怀里更是打了那个男人,高潓耿耿于怀他们骗自己的事情,质问他是不是因为自己是吴晓慈女儿才接近的自己,于毅很坦率地承认了。吴晓慈在家里给高潓打电话始终没人接,高海一点都不担心,面对吴晓慈说得高洁勾引于直的事情,高海认为其中有什么误会,最终却难免起疑。高洁和蔡师傅核对订单,蔡师傅少不了调侃她和于直,于直正巧打来电话,高洁答应他晚上搬回去住。高潓在酒店醒来,想起了昨天晚上的情景。于毅好不容易把高潓带回了酒店,高潓却依旧吵吵闹闹地嚷嚷着还要喝酒,她真的不明白于直为什么不爱自己。于毅连忙安慰高潓,在他心里高潓就是最好的,只要她愿意就会发现有人一直在她身后等她。高潓小孩子似的发脾气,于毅索性告白了,二人酒后生情……

第27集 于直得知高洁高潓关系 穆子昀反对于直高洁结婚

于毅买来早点,高潓鼓起勇气打开门撞见了他连忙解释说自己喝多了,还否定了昨天晚上的事情,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高潓走了,于毅有些凄凉。高洁忐忑地来见穆子昀,穆子昀十分生气,勒令她和于直分手,结婚的事情更是提都不要提。高洁很相信于直也很爱他,穆子昀大恼,她把高洁当做亲生女儿一样,可为什么她偏偏要找于直呢。穆子昀苦口婆心地劝高洁离开于直,可高洁一定要坚持这份感情,即便有伤痛也不在意。穆子昀气得离开了,高洁十分无奈。

高潓走在路上懊恼不已,但她也坚持不认输,不能这样子输给高洁。吴晓慈好不容易打通了高潓的电话,差点儿报警了,高潓听到于毅的名字有些生气,吴晓慈只当她是认为他们两兄弟骗了她,所以才不想提起他们的。于毅去找于直,抱怨他不该打高潓和吴晓慈的脸,以后镶嵌组的作品谁来设计?于直不在意,平心而论高洁和高潓的谁的能力更高?可于毅却批评他被感情冲昏头了,于直道,被感情冲昏头的明明是于毅,她从进公司做的事情那一件上得了台面。于毅无语,只好让于直再和高潓好好谈一次,不要因为私事毁了和慈恋的合作。

于直约高潓见面并向她道歉,感情的事情没有办法控制,他希望二人还是合作伙伴。高潓则希望于直给自己一个机会,她这才知道二人在东南亚雨林就认识了。于直明确拒绝了高潓,也希望高潓和高洁能够和平相处共创一番事业,高潓不平,高洁还真是有两下子,把自己的心上人变成了姐夫。于直疑惑,高潓这才知道,他并不知道高洁的身世。

潘悦很喜欢于直,高洁则在为穆子昀和于直的关系烦恼,高海此时来到了疗养院。高海认为高洁和于直在一起是为了报复高潓,劝她放弃这个决定,高洁表示自己喜欢于直和高潓一点关系都没有,他们还没有重要到她要用自己的一生来报复。高海称高潓和于直一直在交往,说他是个花花公子,不同意二人在一起,高洁懒得理他。高潓称高洁接近于直是因为他是自己喜欢的人,不断地贬低高洁,于直渐渐地也起了疑心。

于直来看潘悦,还给她带了很多零食,潘悦则开心地玩儿起了零食。高洁出去打水回来见于直来了,看他一直臭着脸就问他怎么了。于直说自己见过高潓了,也听说了她们的事情和关系。高洁坦白,自己和高潓是同父异母的姐妹,她进入芮华也有何高潓较劲的意思,从她知道二人的关系开始她们就已经是合作伙伴了,后来时间长了她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一切。于直问她和自己在一起是不是也是为了高潓,高洁解释道自己和于直在一起并不是因为她,她只是想和于直在一起而已。于直最终选择相信高洁,她不会把自己一辈子的幸福搭进去,尽管他很生气,但是也很理解高洁为什么隐瞒。二人约定,从今往后彼此不能再有秘密。高洁刚想说些什么,潘悦就来捣乱了,想坦白却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

于直在朋友圈秀恩爱,高潓看到后气得牙痒痒,面对高海的关心也赌气似的不理他。高海劝高潓不要强求,他问过高洁,她是真心喜欢于直,但是他认为于直是个感情骗子,谁都不应该和他在一起。高潓赌气跑开了,她一定要把于直夺回来。于毅路过上次高潓吃饭的路边摊,又想起高潓拒绝他的那一幕,心里难受极了。高洁定做了蛋糕给各位师傅们,三位师傅则八卦起了她和于直。芮华要做年度盛典的总结,郑师傅让高洁代表订制组去,于直和高洁在会议桌前对视一笑。奶奶表扬订制组并且决定保留订制组,还夸潓心的销售额很漂亮,原来都是于直搞定的。素金组的成绩比往年差一点,穆子昀始终不说话,会议结束后奶奶留下了高洁。

第28集 高洁选择素金组 于直高洁见家长

于直见于毅一直绷着脸连忙来赔礼道歉,于毅让他以后一定要提前报备,不然以后闯了祸他都没办法收拾,以后潓心的事情他来做。但是于毅也不经发问,为了一个高洁于直就可以背弃自己和高潓,那如果能够扳倒穆子昀,他是不是也会背弃自己?奶奶问高洁的家人怎么看待她和于直的婚事,很明显她很喜欢高洁,不过订制组虽然留下来了,但是订制组没有业绩也没有销售配套,只能挂靠到其他部门,至于要挂靠在素金组还是镶嵌组对她来说是个艰难的选择,高洁选择回去和老师傅们商量一下。

高洁没想到订制组还是免不了斗争,她不想伤害到于直或者穆子昀。穆子昀把高洁拉到了咖啡厅,她觉得高洁一定会把订制组挂靠到素金组,高洁却还在考虑。穆子昀嗤笑,她这个表姨和于直比起来也没那么重要了吧。穆子昀劝高洁好好考虑一下,高洁说要问问老师傅们的意见,穆子昀却嘱咐高洁不要感情用事失去理智,尤其是她的家庭,奶奶也未必能够答应。高洁顿时想起了妈妈,奶奶真的不会答应吗?

镶嵌组众人八卦高洁和于直,陈品臻作为高洁的闺蜜也免不了被盘问,叶思强更是连忙巴结。高潓看到后赶走了叶思强,给陈品臻加强了很多工作量,陈品臻只好忍了这口气。高潓一进办公室就看见于毅在,于毅称以后潓心的工作二人直接对接,高潓很不满意这个决定,她绝对不会放弃于直。高潓赶于毅出去,于毅却偏要捅破那层窗户纸表示要追求高潓,让她心甘情愿地和自己在一起。高潓懵了,表示他死缠烂打二人只能做敌人,于毅却不肯放弃,还说自己会帮高潓在公司立足。高潓便希望于毅加开一条生产线让潓心尽早面试,于毅答应了,换来的也只是一句轻飘飘的谢谢。

高洁假装失魂落魄地回了订制组,师傅们得知订制组被保留十分开心。于直同样认为高洁会选择挂靠镶嵌组,高洁纠结极了。次日,决定订制组挂靠,于直代于毅出席,素金组和镶嵌组都表示愿意支持订制组。高洁最后选择了挂靠在素金组,于直的脸顿时难看的很,奶奶听到这个决定也懵了,其实这是三位师傅的决定。高洁和穆子昀离开后奶奶叫住了于直,高洁面对穆子昀称自己也只是站在工作的立场上选择了和订制组更加契合的素金组,穆子昀则希望她尽早和于直了断,于家的人都不是省油的灯。

奶奶告诉于直,素金组的确更合适订制组,高洁的选择她非常惊喜,也喜欢于直能尽快带高洁回家吃一顿饭。高洁等在于直办公室门口,于直进去后愤愤地拉上了窗帘,质问她究竟为什么要和穆子昀合作。高洁连忙解释,订制组又不是只有她一个人,她不认为这个决定是错的。于直却埋怨高洁不信任自己,她早就应该和自己说清楚,他也不会强求高洁强留在镶嵌组。高洁连忙道歉,选素金组就已经让于直这么生气了,如果他知道穆子昀是自己的表姨会不会更生气。奶奶没有同意潓心增加生产线,反而还认为于毅缺少企业领头人的能力,让他和高潓要稳重一些。

高潓得知奶奶没有通过很生气,于毅则危机感重重。于直郁闷的躲在攀岩馆里,自从遇到高洁后他就方寸大乱,什么责任什么报仇都抛在脑后了。他的确很生高洁的气,但是看到高洁怯怯地躲在身后道歉,再多的气都说不出来了。言楷见于直闷闷不乐地就拉着他去喝酒,高洁见于直醉醺醺地回家连忙上前,于直却倔强地不理她,他有些捉摸不透高洁的想法。高洁拿出了自己设计的结婚对戒,用生命树做的原型,她把对于直的爱放在了最深最重要的位置。于直却抱怨高洁总是说一些花言巧语,他问高洁如果没有老师傅的选择,她会不会选择自己?高洁称自己的人生有太多的情不得已,而于直从来不是她的选择,而是唯一。于直最终心软了,虽然这些话都是哄他的,但是他爱听。于直提出见家长,高洁有些害怕,她还没有准备好,于直则表示明天就去安排。次日,穆子昀见于直和高洁回了家很不满,高洁连忙把手抽了回来。穆子昀再一次问高洁是不是想清楚了,于直连忙把高洁护在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