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内容:

2018年电影大全

歌手2

奥斯卡

春晚

陈立农陈立农

陈伟霆陈伟霆

吴宣仪吴宣仪

范丞丞范丞丞

吴亦凡吴亦凡

首页 >剧情介绍 >电视剧剧情 >只为遇见你分集剧情

只为遇见你分集剧情

2019年04月10日 09:44903网络流行月月

分集剧情

第21集 高洁提醒于直 吴晓慈怒骂潘悦

高潓怒气冲冲地把陈品臻一顿批评,因为她给订制组写了故事推广,而不是镶嵌组。于直连忙出来替高潓把陈品臻批评了一顿,接着把她叫来了自己的办公室。关上门于直连忙求饶,他知道陈品臻是为了高洁好,但这也让别人以为高洁想出风头给她树敌了。陈品臻实在看不惯高潓,但是为了高洁也只好忍了这口气。郑师傅三个人阴阳怪气地说了好多话,因为刚才奶奶给他们打了电话,问他们为什么在公众号上打广告。高洁一脸懵,看完公众号后才发现是陈品臻写的,陈品臻连忙道歉,而高洁让她帮自己查一个人。

高洁给郑师傅几人解释了好多次这件事儿才算完,二人刚要下班就看见于直在路边等着,高洁连忙送走了郑师傅才返回来,她今天要去看潘悦,于直也早已经买好了花和礼物,二人心有灵犀。潘悦和于直玩儿的很开心,此时高洁接到了陈品臻的电话,得知镶嵌组那个客户姜先生是个渣男。高洁很不安,这个微电影是扳倒高潓的最佳时间,但她也不能眼睁睁看着于直掉入陷阱啊。高洁旁敲侧击地问了于直很多,她前几天的确接了个客户,就是那个姜先生的前女友要改戒指的款式。而于直看过那枚戒指的图片后,顿时也明白了。

次日发布会,于直连忙把于毅叫来称要叫停发布会,弄虚作假绝对是一个笑话。可于毅却觉得这出戏必须唱下去,不然只会让人看笑话。高潓和于毅的想法一样,于直这才明白她早就知道这件事情。最终于直也没有成功阻止这场发布会,于毅和高潓强颜欢笑地去接受采访了。庆功时高潓有些难过,她做的一切努力都是为了潓心,为什么于直不能理解她呢。于毅则安慰她不必在意骂名,至少有他在。

吴晓慈无意间看到了高海的短信,她发现高海在暗中给潘悦疗养十分愤怒。次日,吴晓慈来到了医院,高海正和潘悦坐在走廊边上回忆当年,只可惜潘悦早已不记得那些事情了。吴晓慈又一次怒气冲冲地来到了疗养院,潘悦十分害怕。高洁看到微电影的新闻有些怀疑,按照于直的性情他是不可能任由发布会继续的啊,究竟是他没有认出戒指还是他也是一个弄虚作假的商人呢。高洁接到了疗养院的电话,潘悦疯了一般砸东西不肯别人靠近,看到高洁后才肯从桌子下出来,哭着说要回家。高洁从护士那里得知吴晓慈来过,还骂潘悦是小三,也意外得知高海一直有带潘悦去看病。于毅在饭桌上向奶奶邀功,于直始终不肯说话,此时穆子昀的手机响起了对姜先生爱情故事的报道。奶奶怒不可遏,决定再好好考虑一下镶嵌组参加年度盛典的事情。

高潓气得想掐死姜先生,于直则希望她能够直面自己的错误,如果当初不是她自以为是也不会有如今的局面。二人吵了一架,于毅让于直联系危机公关,高潓也只好去找慈恋的公关了。穆子昀发来了微信,高洁这才注意到现在的新闻都是报道芮华骗人的,还没多想高海就来了。高洁把高海拉出门外,她对这个爸爸十分失望,只是希望他以后不要来打扰母女二人的生活,如果不是他带着潘悦去医院就不会招惹吴晓慈!高洁没有理会高海的解释,而是威胁他如果再这样做她就会给潘悦换一个新的疗养院,让他以后再也见不到妈妈!高海只好离去,高洁刚要回店里就被于直从背后抱住了,二人都有烦心事。于是,高洁请了一天假陪于直出去放松放松。

高洁让陈品臻不要和于直提起这件事,她已经提醒过于直,但最后事情还是发生了,可能于直也是骑虎难下吧。高潓的作品王者之心被维多利亚珠宝馆列为展品,而对方听完她的设计理念后误认为高潓和于直是情侣,所以想拿这个来做宣传,于毅连忙替于直解释,希望她能换个人选,但高潓此刻的心思都在于直那儿,哪里能看到于毅呢。于毅落寞离去,高潓压根没觉得有什么大不了。于直知道是于毅找的维多利亚珠宝馆,在这个节骨眼上传来了好消息正好能洗一洗之前的负面新闻。于直没有其他办法,所以也只好乖乖配合高潓接受采访。

第22集 高潓报复高洁 高洁于直吵架

陈品臻请假回来见镶嵌组忙成了一锅粥,高潓拿来了宣传文案让她抓紧时间看一下,陈品臻看到于直和高潓要以情侣的身份接受访问很不可思议。于直则告诉高潓自己不会无条件配合她做虚假宣传,高潓却似是胸有成竹。高洁接到陈品臻电话,她一口咬定于直不可能做这种事情,但却免不了想起穆子昀所说的话,于家兄弟俩为了成功成天围着吴晓慈母女转,假扮情侣又有什么。陈品臻嘱咐高洁一定要盯紧于直,还告诉她明天是拍摄日让她来现场监督。

于直回到家发现高洁在找房子,高洁是在帮潘悦找房子,她想把妈妈接出来照顾。于直把事情揽到了自己身上,他差点以为高洁要搬出去。于直支支吾吾地递给了高洁一根鸡毛掸子请罪,把自己和高潓要接受采访的事儿说了出来,高洁十分坦白地告诉于直自己不喜欢高潓,更不喜欢男朋友成天和她纠缠不清。于直只当她是吃醋了,高洁的反应却十分强烈,把于直都弄懵了。次日高洁发现桌上摆着早餐,还有于直留下的字条,气顿时消了一大半。

师傅们见高洁心不在焉地就让她把一个镯子送回总部,再让她去找一下于直,算是放松放松。高洁一到总部就发现于直和高潓正在接受采访,二人站在一起倒是郎才女貌,高洁有些生气。于直看到高洁离开连忙抽身追了过去,他想和高洁公开恋情,高洁却拒绝了。高洁把手镯给奶奶送去,奶奶赞叹不已,但是因为订制组马上就要裁撤了,所以奶奶要征求一下高洁的意见,不知道她会不会愿意去素金组。高洁很为师傅惋惜,奶奶称她会在盛典之后宣布这个消息,让她在这段时间好好想一想。

穆子昀约了叶思强见面,来的人却是于毅,二人又不动声色地打起了擂台。于毅讽刺了穆子昀,穆子昀又假意替于毅惋惜称他在帮别人做嫁衣,毕竟维多利亚珠宝馆能收藏王者之心都是于毅的功劳,于毅却并没有放在心上,还借机反讽了一把。高洁接到护士电话说潘悦不见了,只好去找高海,敲了半天门却也不见有人出来。高潓十分不悦地出来,高洁此时找母亲心切压根懒得跟她嚼舌头,高潓却反而让她跪下求自己。高洁愤怒之下把高潓推倒在地,接着又四处寻找潘悦。高洁回到弄堂依旧没有发现潘悦的身影急得大哭,好在接到了穆子昀的电话,高洁连忙回到疗养院,潘悦手上拿着羽毛正玩儿呢。穆子昀表示潘悦和高洁是自己仅剩的亲人了,她一定会把她们照顾好。此时潘悦突然正经了起来,拿着手上的羽毛称这是可以代替点翠的鹅毛,似乎是清醒了一瞬间。高洁想起了高海,难道他带潘悦去看医生是有用的?于直并不知道今天的事情,还以为高洁生气回娘家了。

次日,高潓安排了在订制组做采访,于直生怕高洁生气想让高潓回总部去,可高潓却死活不肯,而陈品臻拿着大包小包跟在高潓后面,于直连忙去讨好这个闺蜜,诱惑她帮自己打配合。镜头前高潓和于直显得十分亲昵,面对远处的高洁,高潓还故意做了很多亲密动作,看到高洁要离开又把她叫住了,让她来拿反光板,见高洁不愿意竟然麻烦起了几位老师傅。高洁只好上前抬起反光板,眼睛却倔强地不肯看二人,高潓不依不饶地让她继续去调整灯光角度。于直连忙撇开高潓去帮高洁,高洁却赌气似的抽开了手。一旁的三位师傅看得纳闷,前几天于直不还对高洁有点意思,怎么又和高潓好上了?拍摄结束后三位师傅来安慰高洁,高洁神色落寞。于直和高潓在屋里帮媒体介绍,高洁冷不丁地插了一句,两个人又在摄像机前拌起了嘴,火花肆意。

高潓决定用于直的事业捆绑他让他离不开自己,像极了当年的吴晓慈。高洁落寞地坐在订制组门前,想起奶奶所说的订制组要裁撤的事情,三位师傅连忙去安慰她。三位师傅很遗憾自己做的首饰只能做藏品而不能作为产品被更多人看到,高洁激情昂扬地站了起来,她决定争取进芮华年度盛典。可三位师傅却叹了一口气,这件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于直正在陪客户应酬,高潓看到他身旁坐着一位身材火辣的女子十分生气。

第23集 高洁得知穆子昀于直恩怨 高洁决定搬出于直家

于直依旧和身旁的女子玩耍,甚至抱着她向高潓介绍,高潓脸都臭了,他大晚上叫自己过来就是来看他调情的?于直做出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高潓被他这副模样伤了心,放下几句狠话就离开了。于直看到她离开连忙把手抽了回来,回到家后,看到高洁熟睡的样子有些许欣慰。

次日大会,高潓的设计受到了奶奶的肯定,接着开始讨论订制组的裁撤问题。于直连忙提出扩大范围,高洁却带着三位老师傅到了,她表示订制组有信心争取更大的市场,还希望争取加入年度盛典。于毅提出异议,他们并没有作品参加年度盛典,却不想高洁是有备而来。高洁拿出了一款胸针,依旧是结合了东西方色彩,穆子昀看过后连连赞赏,奶奶同样很欣赏高洁的作品。郑师傅向大家保证会在参展之前拿出足够的成品,只要一个机会。奶奶当即决定让订制组参加芮华年度盛典,不过展位还是个问题。镶嵌组只有三成展位所以不肯分出来,穆子昀便把素金组的一成展位分给了订制组,用销售比例决定订制组的去留。

高潓对高洁不屑一顾,以为她是在垂死挣扎,高洁淡淡一笑。郑师傅和奶奶追忆当年,他们跟着于直的爷爷从一个小金铺做起,如今居然要裁撤这个订制组,他是真的舍不得。奶奶同样不舍得让传统工艺被埋没,还好有高洁,有了她她还看到了一丝希望,郑师傅也表示高洁让他们重燃起了信心。

高洁在订制组忙制作,郑师傅给她拿来了外卖,高洁看了一眼就知道是于直给她订的。郑师傅知道高洁在和于直闹别扭连忙坐下来劝说,还和高洁说起了于直小时候的事情。郑师傅说于直的母亲是被穆子昀逼死的,高洁顿时慌了,她不相信自己的表姨是那种人,原来穆子昀对于直就像吴晓慈对高洁,他们之间的关系甚至更加复杂。高洁找到穆子昀谢她愿意给订制组一成展位,旁敲侧击地问起了穆子昀和于光华的事情,穆子昀只是叹了口气说不想再提,还转移了话题问她在朋友那儿是不是住的习惯。高洁连忙说自己可能不能在那里住了,她这才意识到穆子昀和于直的关系比她想象的还要恶劣。

高洁回到家看于直还没吃饭就给他下了碗面,于直本来都已经做好负荆请罪的打算了,没想到她居然还会给自己煮面。于直却不知道,这可能是高洁最后一次给他煮面了,二人之间有跨越不了的鸿沟。穆子昀让人去和老客户打招呼,千万不能让镶嵌组截胡。于毅三人也把主意打到了老客户身上,他们决定用展位来取胜,高潓早已找好了方案、模特和服装。三位师傅笑着互相打趣,只是他们和高洁都没有参加过如此盛大的展览,所以高洁要先收集一下资料。

高洁看着电视上放的于直和高潓的采访心里莫名一口怨气,更是拒绝了于直拿来的往年盛典资料,于直连忙抓着她的手道歉,高洁却高冷地拿来了陈品臻的资料离开了。于直被高洁的态度气得发疯,在攀岩馆挥汗如雨,言楷却没功夫给他做感情顾问,抱着花要去联谊会。于直却抢走了他手上的花,虽然他不知道高洁为什么生气,但是该哄还是得哄。于直回到家却发现高洁已经准备好了行李,她决定搬出去住,于直彻底慌了,就算是遍也得编一个像样的理由吧?可高洁却已经下定决心要搬出去,于直很不明白,她平时不是很理解自己的吗?何况,是高洁拒绝要公开关系的。高洁心中有苦难言,真正的理由说不出口,只能随意搪塞。

第24集 司澄帮助高洁 高潓于毅渐生情愫

高洁拖着行李箱离开了于直家,她不想伤害于直,也不想因为穆子昀的事情伤害到他,也许有一天她能够处理好这些事情回到于直身边,但是她现在不能和于直说这些。高洁去了陈品臻家里,她满脸忧郁,被夹在两个人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办,她从来不知道于直和穆子昀的恩怨有那么深,她真的不想伤害任何一个人。高洁很爱于直,所以现在只有离开。而于直因为高洁的离开,整天都在喝酒。

高潓见于直和于毅一个都没来公司连忙打电话给于直,于直在打台球,毫不犹豫地挂了电话。高洁知道展会上的预算不多,所以要出人意料才能夺人眼目,此时一位老奶奶来修自己的钗花,郑师傅说自己能修,这也正好让高洁想到了新的办法,那就是把订制组的特色拿出来,众人都很赞同。后天就是年度盛典了,明天高洁要去布置展台。下班后高洁在路边看到了一个背影,她下意识地脱口而出于直的名字,但那人不是于直。高洁明显失落,郑师傅也发现她最近一直没和于直在一起,还劝高洁要好好想想。

次日,订制组与镶嵌组相遇,高洁与高潓之间火花四溅,高潓讽刺他们捧着过时的东西来参加盛典,高洁则很有信心的反击了,于直则连忙带着高潓离开。于毅劝于直要冷静,不要把私事带到工作中来。高潓气得直骂,于直则让他别摆大小姐脾气,还让她出来澄清一下二人的关系,他不喜欢高潓在外面散播谣言,二人差点吵起来,于毅连忙打圆场,让二人把后面澄清的事情交给他来做。

穆子昀给高洁拿来了年度盛典客户名单,都是镶嵌组曾经联络过得客户,穆子昀让高洁和他们多联系联系。高洁却担心会伤害于直,称这样挖墙脚不好,穆子昀一听这些话就恼了,于直一进芮华就接触吴晓慈母女,更是为了营销和高潓弄出绯闻,难道还不能证明他是什么人?高洁依旧还是拒绝了,她要用实力光明正大地赢这场比赛。

镶嵌组的展牌挡住了订制组的场地,高潓却拒绝移开,高洁十分生气。于毅劝高潓不要做的太明显,这毕竟是芮华的年度盛典,一切要以大局出发。于毅突然捂着肚子脸色难看,面对高潓的关心并没有说什么。高洁无助时司澄出现了,司澄劝高洁把入口的位置改变一下,这样就不会受展牌的影响了。很快三位师傅就砸开了幕布,找了一个新的入口。看过高洁的作品后司澄认为她能够一鸣惊人,他还告诉高洁,自己已经离开樊偲了,还创立了自己的工作室水之瑶,他希望高洁能够加入自己的工作室,她可以随意发挥自己的才能,待遇也比之前的要高。但高洁没有跳槽的打算,司澄猜出她选择留在芮华是因为吴晓慈母女的关系,他不想看到高洁因为恩怨纠葛而耽误了自己的才华。高洁称自己进入芮华的目的的确不单纯,但后来的目的慢慢改变了,司澄也只好尊重她的决定。

高潓发现于直又不见了,而于毅依旧捂着肚子难受地厉害,高潓就拉着他去吃宵夜了。高潓竟然带着于毅来了一家路边的小店,给于毅点了一份海鲜粥,还说起了当年她做黑暗料理的事情,她在于毅面前可以不顾形象。高潓险些摔倒,于毅一把把她捞进了怀里,这一刹那的气氛既暧昧又尴尬。于毅担心自己和高潓表露心意,二人就不能像这样无拘无束的相处了。高洁刚进家门就被于直按在墙上吻,接着就开始求和,可高洁依旧选择拒绝了他。于直便说要把高洁调回镶嵌组,他认为纯手工的商业模式跟不上时代,高洁则选择证明给他看,传统文化的传承本身就是一件有意义的事情。于直吃了个闭门羹,愤而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