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内容:

2018年电影大全

歌手2

奥斯卡

春晚

陈立农陈立农

陈伟霆陈伟霆

吴宣仪吴宣仪

范丞丞范丞丞

吴亦凡吴亦凡

首页 >剧情介绍 >电视剧剧情 >只为遇见你分集剧情

只为遇见你分集剧情

2019年04月10日 09:44903网络流行月月

分集剧情

第17集 高海带潘悦治疗 穆子昀反击于直

穆子昀把一份律师函甩在于光华面前,因为于光华背着他们签了采购合同,才给芮华惹来了官司。于光华压根没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二人的争吵声也让奶奶注意到了。于直一大早正和高洁腻歪着就接到了电话匆忙赶回家,奶奶被于光华气得不轻,于直也意识到是昨晚看到的女的让他签的合同。于直表示芮华不认这份合同,到时候于光华只管坐他的牢,他们不管。于光华顿时慌了,穆子昀接着甩出一份他和女人约会的照片,如果他们不认的话于光华还会被告强奸。奶奶气急晕了过去,众人连忙把奶奶送到医院。于光华求着奶奶救他,可奶奶已经没有力气管他了,于光华接着求穆子昀,穆子昀当然也懒得理他。于光华又追着于直出了病房,于直不说话。

高洁到疗养院看望妈妈,她一定要超越高潓和吴晓慈,用实力替潘悦证明当年的设计。高海见高潓没有去上班连忙去嘘寒问暖,高潓便告状称是高洁害了自己。高海便煲了汤去看高洁,希望她不要和高潓对着干,高洁顿时不爽,高海却还在用姐妹劝说高洁。高洁怒斥高海颠倒黑白,是他们毁了这一切又凭什么要求她去原谅?于直回到家就躺在高洁腿上休息,所有的疲惫在这一刻烟消云散。

于直只好去替于光华擦屁股,对方的张总态度十分强硬,摆明了就是要钱不惜一切代价,对于于直的威胁也完全不怕。高洁一直在工厂盯着,王师傅无奈只好打电话给穆子昀,穆子昀让他按照高洁说的去做就好。陈品臻拿着一些保健品来看言楷,把言楷搞得一愣一愣地,陈品臻这才露出真面目,就是想让言楷买自己的保险。言楷决定借机整整陈品臻,说要给她介绍个朋友,二人心怀各异。

高海带着潘悦来看医生,医生称潘悦的病主要是心理问题,想要治疗费用很高,而高海表示费用不是问题,他一定要把潘悦治好。高海和潘悦拉钩让她不要告诉高洁,还希望护士也不要告诉高洁。

于毅听说高潓请了病假就去看望她,高潓见于直没来很不开心,于毅见她十分憔悴连忙让她吃药。高潓依旧确信自己的设计图没有问题,于毅则称自己会帮她去争取时间,高潓也决定不再坐以待毙绝地反击。高潓当然是装病的,吴晓慈见于毅对高潓十分上心就劝她不要总惦记于直。于直去见了于光华所约会的那个女人,那是张总的妻子,于直拿出一叠照片,对方十分慌张地把张总和穆子昀卖了。于直录了音给张总听,张总慌张极了,他这么着急催款也是因为资金周转不灵,不成想这背后的所有事情都被于直调查的一清二楚,当然,穆子昀也没少在里面搅和。张总出去几分钟的功夫就和穆子昀签了一份新合同,于直的所有盘算都崩盘了。

奶奶因为于光华的事情气得不轻,穆子昀拿出一份新签的合同表示她软磨硬泡了很久才和张总签了份新合同,对方也不告芮华了。奶奶顿感欣慰,更是心疼这个懂事的儿媳妇。奶奶出院后于直连忙回来看望,也免不了和穆子昀拌几句嘴,而奶奶看到于光华气得直抽他,于光华听说穆子昀把事情解决了连忙拍拍马屁。于直忙活了半天最后被穆子昀打败了,脸色十分难看。

第18集 高潓反击诬陷高洁 高洁被调到订制组

于直看了看妈妈的照片,而穆子昀让他留下来吃饭,于直表示现在只有二人就不用演戏了吧,可穆子昀却一个劲儿地装糊涂,于光华更是骂于直不管不问的,于直气愤极了,穆子昀却又摆了好人的谱让于直冲自己来不要这样对他的父亲,于直气急转身离开。于光华讨好穆子昀,目的却依旧是为了要钱出去花天酒地,穆子昀拿出一张卡却要让他前一张债权转让协议书,于光华高高兴兴地签了,殊不知已经被穆子昀卖了,于直回到家闻到了红烧肉的味道心情顿时好了很多。

会议上高洁把工厂的样品拿给奶奶看,于毅表示比起高潓的设计缺少了很多灵性,于直自然是为高洁说话,奶奶正要宣布投产高潓却带着人进来了,拿出了她请欧洲工艺师按照原设计稿做出来的样品,还称有人故意从中作梗。穆子昀得知高潓在告工厂的状连忙让人去盯着,又打电话给王师傅。高洁从头到尾都在工厂盯着所以绝对相信他们的实力,高潓却提议请欧洲工艺师指导工厂再做一次样品,奶奶同意了。很快王师傅就改了说法称可以做出来,还把脏水泼到了高洁身上,可当初明明是王师傅说设计稿有问题,高洁才拿出了一份新的方案。于是,高洁被通知回去等处理结果。

陈品臻被言楷坑了一把,介绍给她的人被怀疑是故意骗保,却不想那人是真的倒霉。陈品臻工作失意大哭一场,却不想她工作是为了体验生活,言楷就建议她做一做文案创意的工作。高潓炫耀称高洁彻底输了,但吴晓慈却认为并不够彻底,决定亲自出马。穆子昀十分自责,她只是想为难一下于直和于毅,却不想把高洁牵扯进来了,不过高洁尽早离开对她们来说也是一件好事。

高洁失魂落魄地想着今天的事情,于直在一旁安慰她,而高洁今天看了很久高潓的设计图,她之前言之凿凿的问题却被那个欧洲工艺师打破,她突然没了信心。于直则知道这次事件并不是冲着高潓或者高洁来的,而是冲着他和于毅来的。高洁则有些自责,于直那么相信自己,她却总有事情瞒着他。

吴晓慈去拜访奶奶,意有所指地称高洁沉迷于公司内斗手腕高明,奶奶表示会去了解了解。于毅劝于直等奶奶宣布结果后要冷静,说来也很替高洁可惜,在幕后搞鬼的是穆子昀却要让高洁来背黑锅。于直当然发现,于毅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无条件地站在了高潓那里,他也是遵从自己的内心吗?高洁一到公司就议论纷纷,高潓更是冷嘲热讽的,此时于直出现了,他是来宣布最后结果的。奶奶决定把高洁调到芮华定制组,是芮华的养老部门,如今把高洁调过去相当于让她离职了。

高洁抱着东西准备离开,高潓自然要挑衅一番,高洁自信地反击,高潓做珠宝设计只是为了聚光灯下的掌声,她却是为了做出真正的设计,为了成为顶尖珠宝设计师她不惜在雨林里独上性命,高潓是个在蜜罐里泡大的孩子,而她高洁会成为打破蜜罐的人,毕竟,人不可能一辈子都待在蜜罐里!于直带着高洁回了家说想和她谈一谈,他作为高洁的男朋友没有替她说话而是把她调在了养老部门,是他的错。高洁的努力被毁掉心情很激动,昨天她还天真的以为自己在芮华不是孤立无援,看来是高估了自己。高洁愤而离开约了居总见面,并且带来了高潓的设计,居总把这份设计一顿批评,殊不知这是高洁自己的设计,她也并没有拿来吴晓慈毁坏作品的证据,她不会背叛芮华,她要用自己的实力拿回本该属于她的东西。

第19集 高洁到订制组组上班 于直助攻高洁

高洁回到了外公的店铺,外公一定会一如既往地支持她的选择。于直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了高洁身后,高洁冷静下来了,她承认了所做的一切,于直却很感谢她能够全盘托出,这毕竟是一种坦然。于直称订制组的老师傅工艺很厉害,高洁去了就可以心无旁骛地训练了,这也是他力保高洁去订制组的原因。次日,高洁去了芮华订制组报道,迎接她的是一位拎着鸟笼十分休闲的郑师傅,据说还有一个林师傅和蔡师傅,不过二人不是买菜就是送孙子上幼儿园了。高洁看了看杂乱的店面实在不敢相信,这就是于直口中说的那个技艺高超的师傅?

林师傅和蔡师傅一进门就发现店里干净整洁了许多,高洁自我介绍后就有一位姑娘进来说前几天拿来了一枚戒指改一下款式,三位师傅居然因为没完成就吵开了,高洁只好上前沟通给他们两天时间。高洁送走了客人,三位师傅还在互相推脱,她忍不住提议把流程规范化一点,谁想三位师傅又拌起了嘴,紧接着他们都回了家,只剩下高洁独自一人做程序。

奶奶正在开会讨论分配年度盛典中的展位,给了素金组百分之七十,只给了镶嵌组百分之三十,于毅和于直无法反驳。于直便提议把盛典前的活动交给镶嵌组,方案也通过了,镶嵌组决定拍一个微电影做营销。高潓很感谢于毅帮自己夺回了设计主动权,而于毅也知道她上次是装病的,高潓有些心虚。高潓拿回了送给于毅的谢礼却留下了一个保温杯,让于毅多和温水养胃,还给了他个大叔称呼,于毅有些恍惚。

高洁在订制组翻出了一个箱子,里面放着一顶凤冠十分漂亮,此时听戏下棋的三位师傅又下班了,剩下高洁。穆子昀来看高洁,她本来想把高洁调到素金组,谁想于直提前申请把她调来订制组了。但高洁没有改变之前的想法,她要靠自己的努力在芮华立足,穆子昀也只好依着她了,穆子昀还称这些老师傅和董事长是有交情的,如果她能够获得这些老师傅的肯定也未尝不是一件坏事。

高洁回到家发现陈品臻和言楷在家里蹭饭,陈品臻十分八卦她和于直的关系,高洁忍不住让她闭嘴乖乖做电灯泡就好了。陈品臻问起高洁在芮华的工作,高洁如实说了现状,更是意味不明地给于直夹菜,于直有些心虚。

陈品臻和言楷走后高洁就回到桌子上工作了,于直连忙上前道歉,但高洁却没有要走的意思,好歹也要学点什么。高洁看着凤冠的照片,于直说是奶奶的,早就送到订制组修复了居然还没有修好。高洁想要把凤冠修好连忙向于直献殷勤,于直还顺便揩了把油。于直把那些老师傅的来头和高洁说过后高洁顿时有了计策,第二天就把订制组收拾的干干净净地,还投其所好地把他们哄得高高兴兴地,几位师傅也都答应了她的请求。三位师傅互相斗了几句嘴,接着就开始教高洁怎么修复凤冠,一整天下来,高洁收获颇丰。

第20集 高洁修复凤冠获奶奶许可 陈品臻入职芮华镶嵌部

高潓下班后请大家去团建,于直本来不想去的,但是于毅都拉着自己去了也不得不去。高洁发来短信问他什么时候回家,于直刚想发消息高潓就来了,他只好连忙关了手机。回到家后于直连忙解释部门有活动,高洁里三圈外三圈地检查了一番发现了一支口红,而这当然是于直送给高洁的。紧接着于直又拿出了一整套口红,二人打打闹闹地十分欢快。次日,高洁用了一支淡粉色口红,还不忘警醒自己不要忘了进芮华的意义。高洁整天在订制组修复凤冠,而于毅于直两兄弟自然是和高潓一起开会。下班后于直来看高洁,高洁还在忙着修复凤冠的事情,二人还没说几句话郑师傅就进来了于直小时候经常来这里玩儿。郑师傅把高洁一顿猛夸,高洁则假装不认识于直把他赶走了。于直不正经地和郑师傅道了个别,离开后给高洁发了条微信。

镶嵌部决定把某位顾客的爱情故事拍成微电影,奶奶表示绝对不能弄虚作假,一切以真实为准。开会中奶奶接到了郑师傅的电话,果不其然,还没下班于直和于毅。高潓就在镶嵌部见到了高洁。高潓和高洁一见面就针锋相对,于直连忙让于毅带着高潓离开。奶奶看到被修复好的凤冠很欢喜,高洁解释道自己用白鹅毛代替了翠羽,因为她认为点翠这种方法太过残忍。奶奶很赞赏,这顶凤冠是她嫁进于家的时候于直的爷爷送给她的,尽管现在凤冠修好了,但是于直的爷爷却回不来了。奶奶有些哽咽,看着高洁离开的身影倍感欣慰。奶奶给郑师傅打了电话,让他把手艺多教给高洁点儿,那些师傅也十分看好她。

穆子昀难得夸了于毅一次,说他们营销计划做得很好,背后却尽是算计。高洁知道刚才奶奶在考验自己,现在看来她算是过关了,还没离开芮华高洁就遇见了陈品臻,陈品臻称自己是来办理入职的。高洁连忙把事情和陈品臻说清楚,陈品臻这才发现之前饭桌上她说的都是反话,自己进入镶嵌部等同于只身入虎穴啊。高洁嘱咐陈品臻一定不要给于直添乱,还有一定不要惹高潓。

高潓听说高洁修好了凤冠十分生气,于毅连忙安慰,毕竟订制组马上要被裁撤了,高洁跟着一群要退休的师傅也没什么作为。高洁让于直照顾一下陈品臻,于直则说奶奶今天一直在夸高洁,全公司都知道了。高洁倒是真心觉得传统工艺应该发扬光大,如果失传了实在可惜,所以也想让订制组参加年度盛典。叶思强一见到陈品臻就好一顿批评,接着让她送一颗红宝石送过去,好在陈品臻大学时学过珠宝通过了考验,被安排去给公众号写篇推广。穆子昀找到叶思强称替他不值,有意把他挖来素金组。

于毅和高潓去见顾客姜先生,姜先生称自己和未婚妻的故事都是真实的,高潓也没有心眼地把他的爱情故事发到了微博。姜先生看过后却有些心虚觉得太过详细,接着就去接电话了,于毅觉得有些不对劲。姜先生本身是个渣男,高潓偶然路过听到他应付了一个又一个女朋友,这才发现自己被骗了,他的爱情故事根本就是假的。姜先生认为这并没有什么,何况高潓依旧把故事放到微博了,他现在的底气十足。高潓再三考虑后只能继续和他合作,但要求姜先生要处理好他的那些女朋友们。

高洁对镶嵌组的微电影很感兴趣,也无意中看到了于直的策划案,主人公定情的戒指她似乎在哪里见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