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内容:

2018年电影大全

歌手2

奥斯卡

春晚

陈立农陈立农

陈伟霆陈伟霆

吴宣仪吴宣仪

范丞丞范丞丞

吴亦凡吴亦凡

首页 >剧情介绍 >电视剧剧情 >只为遇见你分集剧情

只为遇见你分集剧情

2019年04月10日 09:44903网络流行月月

分集剧情

第9集 高海高洁父女相见 于直回到芮华上班

于直正式到芮华上班,他发誓要让穆子昀付出代价,而二人第一天就因为公司审核制度吵了起来,于直借机提出改革,希望镶嵌组审核简洁化不必再过穆子昀的手,奶奶只说让于直和于毅试一下,穆子昀笑着同意了。会议结束后,穆子昀自然要和于直周旋几句,她自认姜还是老的辣,于直却用一句长江后浪推前浪堵了她的话。穆子昀让人定了机票去谈合作,她才不信于直能够翻出什么大水花。

高洁称自己请了年假所以没有去上班,外公也没有起疑,还教她怎么做镶嵌。高海又躲在暗处偷偷地看潘悦,本已不想再打扰她就离开了,潘悦看到他却追了上去,心急之下还摔倒了。高洁来找潘悦就看到了自己的父亲高海,高海见她来了就要离开,高洁却阻止了,难道他又想不告而别?吴晓慈在高海的后面看到了这一幕,气得直发抖。高洁拿来医药箱,高海很耐心地给潘悦上药,高洁忍不住问他为什么要离开她们母女二人,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才会让他抛下自己。

高海没有办法解释,他承认是他的错导致了现在这幅局面。高洁含泪诉说多年没有父亲的心情,高海十分自责。外公看到高海又来了气得要把他赶出门外,高洁拉住外公,她想亲耳听到高海说出抛弃自己的理由。外公最终把高海赶走了,是他害了这个家,他不配做高洁的父亲!外公绝不允许高洁再见高海,高洁只好答应了,而潘悦还在一旁闹。

高海回到家拿出那张和潘悦母女的老照片,想起高洁说的那些话忍不住痛哭,吴晓慈看到后直接和他摊牌了。高海发觉自己被吴晓慈跟踪,他希望吴晓慈不要再揪着这件事情不放,毕竟潘悦已经疯了,现在的智商还不如一个八岁的孩子。吴晓慈听到潘悦疯了很不敢相信,高海希望给潘悦母女一点点的补偿,吴晓慈断然不肯的,当年高海苦苦追着自己要出国,二人也早已说好和潘悦一刀两断的。高海不肯答应吴晓慈不再见潘悦的条件,吴晓慈气急。

外公一直不愿让高洁知道这件事情,因为她的爸爸是个混蛋,他也没有资格做高洁的父亲。高洁解释道自己不是想要这样的父亲,她只是心疼妈妈。外公称高海出现后潘悦的情绪越来越不稳定,他怕潘悦会再次发病,尤其害怕吴晓慈会因为嫉妒搞出什么事情来折磨潘悦。高洁答应外公以后一家三口好好过日子,她的家人只有外公和妈妈、表姨。言楷听说于直被顾家甩了连喊有意思,于直忍不住给高洁发微信,组织了好几次语言终于发过去了,却发现自己已经被高洁拉黑了,手机同样无法拨通,于直气得差点摔手机。

司澄告诉高洁她的参赛作品被周总拿去拍卖了,还卖了不少钱,最关键的是周总把高洁的署名权抹去了。高洁十分生气,但她很感谢司澄,还提起他帮自己找到鸽血红的事情。司澄这才称自己赶到的时候高洁已经在镶嵌了,所以那并不是司澄帮她的。高洁懵了,顿时明白很有可能是于直帮自己找到的鸽血红。高洁到攀岩馆找于直,于直对她的所作所为耿耿于怀,言里言外都别扭得很。高洁很想谢谢于直,但她的作品已经被卖给了别人,连署名权都没有了。于直听说高洁被开除,立刻就拉着高洁去讨债。

第10集 吴晓慈赶尽杀绝 外公心脏病突发

于直以芮华副总经理以及高洁债主自称,她欠自己的是比赛时的鸽血红,周总自然是一个劲儿地往外推,想要抵赖。于直只好拿起手机要联系律师,威胁要和梵偲和海外收藏家打官司,周总立刻怂了,让于直尽管提条件。于直要回鸽血红,除此之外并没有提其他条件,而是要他们写上高洁的署名权,接着就拉着高洁离开了梵偲。高洁很感谢于直,连忙要把微信和电话加回来,于直希望她不要再想比赛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他不想看到她这样垂头丧气的样子。

陈品臻听到高洁这些天所经历的的事情被惊地说不出话,高洁更是因为穆子昀和于直、高海、高潓等人的关系头疼极了,她不能不顾及穆子昀啊。高洁去一家公司面试,对方对她非常满意,然而在秘书和他说过话后却改了主意,称这个职位不招了。高洁顿时察觉不对劲,她已经面试了很多家都和现在的情形一样,究竟发生了什么。下一秒,高洁就看到了吴晓慈在和这家公司的人攀谈,顿时明白了。高洁质问吴晓慈为什么要这么做,吴晓慈却接连否认了,高洁气得撕破了脸皮,怪不得她能做出插足别人婚姻破坏别人家庭的事情。吴晓慈听到这句话顿时止住了要离去的脚步,她不肯承认是自己破坏了潘悦的婚姻,更是警告高洁不要打小算盘,高海是不会回到她们母女二人身边的。

吴晓慈回到车上后,决定对潘悦下手。外公带着潘悦回到家就发现一群工人在搬自己家的东西,这房子是他们租的啊。工人告诉外公,这家房子的新主人是吴晓慈,是她让人来搬的。外公和他们的拉扯之间心脏病突发,潘悦吓懵了。高洁在路上遇到了大雨,只好躲在咖啡厅屋檐下等雨停,于直恰巧在咖啡厅谈合同。大雨淋湿了潘悦父女二人的衣服,十分狼狈,潘悦抱着外公一个劲儿地哭,不知该如何是好。高海赶到发现这一幕连忙拉起外公,外公气得一口气没上来晕了过去。

于直给高洁拿来了一杯咖啡,高洁感觉自己就像一只小雨小虾米,任由别人拿捏,于直趁此机会再次表白。高洁道,自己确实喜欢于直,但是她不能和他在一起,二人的家庭、事业都相差太大,她没有信心冲破那些障碍。于直反而捧着高洁的脸,要澄清一下彼此的误会。于直质问高洁和司澄是什么关系,高洁则反问他和高潓的关系,于直仅仅把高潓当初自己的合作伙伴。此时,高洁接到了电话称外公出事了,于直连忙把她送到医院。高海把这件事说给高洁听,高洁气得怒吼,这件事情她绝对不会就这么算了,高海也只好依着高洁离开这里。外公需要住到重症监护室,高洁要缴费时却发现自己的钱包不见了,于直帮她付了。

高海回到家就怒极质问吴晓慈,吴晓慈听说外公在医院抢救懵了,她可没碰他一下啊。吴晓慈仅仅是希望他们换个地方住,高海不要再去看他们,可高海早已说过自己只是想补偿他们母女罢了。高洁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潘悦已经被送去了疗养院,她实在顾不过来。高洁十分自责,外公和潘悦都是她最亲的亲人,可她却没有办法照顾好他们,于直忙安慰高洁,让她先把饭吃了。高潓回到家发现吴晓慈呆坐着,高潓知道高海之前结过一次婚,所以顿时就明白了高洁和高海的关系。吴晓慈把事情的真相一一说来,反正这些事情她早晚都会知道的。

高洁在走廊坐到了天亮,突然被护士的声音吵醒,外公再一次被送进了抢救室。于直带着潘悦来了医院,面对潘悦高洁不知道该如何解释,毕竟外公已经进去好几个小时了。抢救室的门终于打开,医生告诉高洁外公的病情很不乐观,让他们做好最坏的打算。高洁顿时崩溃大哭,潘悦却还什么都不知道。高洁趴在外公床前哭,她还没有好好报答外公呢,外公朦胧中醒来,情况十分不好。外公并不怕死,而是害怕潘悦和高洁没有人照顾,潘悦挥舞着娃娃指了指旁边的于直,于直被眼前这幅情景感动得说不出话,他承诺自己以后一定会尽自己的全力照顾高洁和潘悦。外公把高洁的手交给了于直,拜托他一定要照顾好母女二人。

第11集 外公心脏病发去世 于直照顾高洁潘悦

外公把高洁和潘悦交到于直手上后就断了气,而潘悦看着高洁痛哭的样子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高海醉酒给外公送行,吴晓慈看了觉得十分晦气,得知外公过世的消息更是惊地说不出话来。高海死死瞪着吴晓慈,吴晓慈却在推卸责任,高海被她的狠心气得破口大骂,面对吴晓慈说得要把房子抵给高洁一家人的说辞更是气愤,毕竟外公曾经是吴晓慈的师父!?

潘悦拿着娃娃要给外公看,?还以为他是在和自己玩捉迷藏,高洁伤心万分,她再也见不到外公了。潘悦拉着高洁要回家,要找爸爸,高洁只好抱着她冷静下来。于直连忙上前安慰,称外公去找外婆了,潘悦就欢喜地拿着吃的出去了。高洁扑进于直怀里,手机屏幕被潘悦打碎,一家三口的照片似乎也跟着碎了。

高洁抱着外公的遗像回到了老宅里,想起那么多事情再一次伤心落泪,她无法安慰自己。于直很理解高洁,他当年也是亲眼看着妈妈离开的。高洁知道,这个家应该由她扛起来,她要尽快租个房子。于直把租房子的事儿揽在自己身上,毕竟他答应了外公要照顾好她们。高洁知道于直答应外公是为了让他走的安心一点,让他不用有太大的负担,但于直完全没觉得这是负担。司澄敲开了老宅的大门,听说高洁的外公去世了就想来帮帮忙,高洁给于直和司澄互相介绍了一下。高洁看到外公的遗像面前有一笔钱,她不能要司澄这笔钱,于直也劝司澄把钱拿回去,司澄也知道她不会心安理得地拿这笔钱,所以就依着办了。

于直回到家就发现于毅在,于毅猜到他为了高洁的事情忙里忙外的,所以连供货商的无理邮件发来了三天都来不及回。于毅再一次警告于直不要花那么多时间在高洁身上,于直连忙去调查这件事情,还希望自己搞定供货商的事情后于毅能答应自己一个条件,那就是让高洁进镶嵌组。于毅直接拒绝了,高洁进入镶嵌组只会影响到于直和高潓。

于直和穆子昀在找供货商的路上相遇,穆子昀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只称木已成舟,于直面对穆子昀应对自如,这件事情对他来说根本不值一提。高洁整理外公的修理小铺,看着那些外公曾经用过的工具又一次陷入了无尽的回忆。高海来安慰高洁,高洁并没有理会,她会尽快把房子腾出来。高海连忙道歉,他想为潘悦母女做些弥补,高洁怒了,他应该用什么身份弥补?面对高海一家人的言论,高洁更是怒不可遏,害死外公的吴晓慈才跟他是一家人。高洁一直以为自己的父亲是个受人尊敬的人,但当高海出现在她面前时她的念想都破灭了,她不需要高海那些所谓的弥补,再多的钱都买不回外公的命。高洁让高海离开,以后不要来打扰自己和妈妈的生活,高海则称他们不用离开,在这里想住多久都可以。高海走了,而高洁瘫坐在椅子上,只剩下眼泪。

于直一把揭开供货商的嘴脸,劝他好好想想该站在哪边,毕竟芮华最后的主人姓于,不姓穆,供货商顿时怂了。??司澄有一个去国外珠宝公司工作的机会,毕竟国内珠宝设计界对高洁的态度不太好,但高洁铁了心要留下,她一定要让那些居心叵测的人看着她一步步成功。于直打电话给高洁诉苦,高洁建议他替换产品线,这样于直议价的空间就更大了。穆子昀回到上海连忙去找高洁,高洁在这一刻的委屈都迸发了出来。

第12集 穆子昀说出旧事真相 高洁决定讨回公道

穆子昀希望高洁能考虑进芮华素金组,毕竟现在没有其他公司肯接纳她,高洁却怕给穆子昀添麻烦,也害怕和于直作对。穆子昀需要一个信得过的人在自己这边,何况高洁和潘悦一样都有设计的天赋,她绝不让高洁的天赋像潘悦那样被埋没。穆子昀拿出了潘悦以前的画稿,当年她的设计可比吴晓慈有灵气多了。高洁称吴晓慈毕竟是大师,别忘了她当年夺冠的作品。穆子昀终于忍不住要把真相告诉她了,指着潘悦的画稿称吴晓慈不仅抢走了高海,还抄袭了潘悦的设计,这才有了这么些年的名声。

那一年,穆子昀赶到潘悦身边发现她正在质问吴晓慈,她拿了自己的设计获得了设计师比赛,还讽刺她只能在小弄堂里写写画画。高海甚至还劝潘悦不要再纠缠二人,转眼就和吴晓慈一起开车离去,心中忿忿不平的潘悦追赶着想讨个公道,却被突如其来的车撞晕了,醒来后就变成了这副模样。高洁顿时明白,是吴晓慈导致了这些悲剧,为什么外公和潘悦这么善良的人会这样,而吴晓慈却能逍遥至今!高洁气急,她一定要为外公和潘悦讨回公道。穆子昀连忙拦着,外公从来不想让高洁报仇,她说出这些事情也不是要让她做什么,只是不想让高洁被高海那副样子蒙骗了,可高洁既然已经知道了这件事又怎么能让吴晓慈霸占着妈妈的荣耀继续逍遥下去?

奶奶对供货商这件事情非常不满,再加上穆子昀在旁边煽风点火,对于毅和于直的怒火一路飙升。供货商不肯降价,于直便提出想用纯金代替他们的k金,再加上高潓漏了个面,顿时就让供货商动摇了心思,这才愿意降低价格长期合作。高潓拉着于直陪自己逛街,于直只好答应了。高洁去找吴晓慈,质问她是不是抄袭了潘悦的作品,吴晓慈不肯承认,高海则在一旁和稀泥。高洁看到高海这态度十分气愤,警告吴晓慈可以随时收回房子,而她总有一天会让吴晓慈亲口向潘悦道歉!

司澄劝高洁要冷静,因为高洁没有足够的证据,如果一再纠缠会被外界定义为炒作。如果要揭露这件事情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高洁比吴晓慈更强,那时候才不会被质疑。可高洁情绪激动,她等不了那么长时间。所以司澄劝高洁去海外发展,等她闯出一片天地就可以和吴晓慈正面较量。高洁还是没有答应,打算再想想。高洁梦到吴晓慈撞死潘悦的场景顿时惊醒,她有好多心里话不知该和谁说,那么多年她都将吴晓慈当做偶像,完全不知道潘悦的委屈。潘悦拉着高洁的手睡着了,高洁下定决心要为妈妈报仇,讨回所有的不公与冤屈。

于直陪着高潓在酒吧,接到高洁电话后就走到了一半,高洁想要和他说一些事情,高潓却直接把于直的手机抢了过来让他专心陪自己,电话那头的高洁听到这些话十分无奈。于直只好装作醉酒被高潓送回了家,高潓还想留下照顾他,于直跑进洗手间装吐就把高潓吓跑了。于直这才连忙给高洁打电话,高洁冷冷地说了一句晚安就挂了。

次日,吴晓慈趾高气扬地来祭拜外公,高洁称自己会尽快搬出去,吴晓慈却警告高洁离高海远一点,接着就让人进去搬东西了。高洁抱着外公的骨灰和遗像静静地站在那里,看着那些人来人往地搬东西。于毅定好餐厅给于直和高潓接风,于直谎称昨晚喝多了就先离开了,跑到弄堂才发现门外堆着很多东西,找不到高洁他只好打电话给陈品臻,无奈陈品臻也不知道高洁的消息。于直去了疗养院,找了司澄,都没有找到高洁的身影,直到在天台上找到了无助的高洁,这是二人定情的地方,这是唯一能让高洁感到温暖的地方。高洁没有家了,她只有于直了。于直带着高洁回了自己家,高洁很不安心地想出去找个酒店,她不想给于直添麻烦。于直当然不肯放她走,让她睡自己的房间里,还顺带调戏了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