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内容:

2018年电影大全

歌手2

奥斯卡

春晚

陈立农陈立农

陈伟霆陈伟霆

吴宣仪吴宣仪

范丞丞范丞丞

吴亦凡吴亦凡

首页 >剧情介绍 >电视剧剧情 >只为遇见你分集剧情

只为遇见你分集剧情

2019年04月10日 09:44903网络流行月月

分集剧情

第41集 于直于毅生嫌隙 于直调查版权一事

潘悦突然看向高海,问他去外地采风要给他看的蝴蝶呢。高海十分震惊,因为潘悦叫他阿海,此时的她的记忆似乎停留在二人相恋时。高洁努力和师傅们沟通,师傅们对她的态度却依旧不太好,司澄总算听不下去出来说话,师傅们才不说话了,高洁也连忙拍马屁,师傅们很快就放下了戒备,高洁知道他们都是刀子嘴豆腐心。高洁找回了以前的感觉,只不过对司澄觉得很抱歉,司澄则搞怪地给她整理头发,于直看到这一幕当即走上去打断了二人,高洁看到他脸色顿时沉了下来,司澄不卑不亢地帮她挡着于直的攻击。于直回到家,看到高洁的东西还在门口放着,他一脚踢开了盒子又打给了物业,箱子里的手链散落在了地上。

回到家,潘悦帮高洁盛了饭,还说她读书太累了。高洁看到潘悦似乎恢复到了正常的模样惊呆了,潘悦却又把高洁当成了穆子昀,还让她帮自己劝劝外公。高洁这才意识到潘悦只是想起了很多往事,这也算是慢慢变好了吧。高海拿着水果来看潘悦,却发现高洁没有去上班,高洁让他进来,问他是不是带着潘悦去看医生了。高海忙说出医生的话,潘悦现在情况已经好转,也许会唤起她更多的记忆。高洁最终同意让潘悦继续接受治疗,条件是下次她也要陪着潘悦去看医生,高海兴高采烈地去给她洗桃子吃了。

于直回想起那晚高洁淋雨的样子猛然推开门,却发现门口的箱子被物业收走了,于直又打电话让物业拿回来。郑师傅和奶奶说高洁人不错,工作认真也没私心,他看不出来高洁有什么蛇蝎心肠,还希望高洁回订制组。奶奶当然不肯,虽然高洁的能力她很认可,但高洁和穆子昀怎么说也是出卖了芮华的。于毅拿到了钱准备收回股权,于直拿着预算来让他签字,于毅拒绝了,于直顿时不爽,问他为什么处处针对自己。于毅很淡定,说于直这笔支出不在芮华最近统筹内,甚至说于直对自己有二心。于直当然知道于毅在担心什么,他从来没想过要抢走于毅该得到的,可无论如何也抵不过一个人的猜忌。

穆子昀找到了于毅股权质押人,希望他等期限一到把股权卖给自己,她知道对方需要资金,而她给的钱足够多。高潓质问于直为什么要把时光之轮的设计师署名写成司澄和高洁,这明明是何雯雯的作品,于直却道自己已经知道了真相。于直去找过何雯雯,让她重新画一幅,何雯雯当然怂了,因为这本就是她偷来的。于直已经撤销了时光之轮版权,也找了律师去处理这件事,高潓十分愤怒。奶奶找到于直问他怎么看待高洁解决了工艺问题,也想知道于直接下来是怎么打算的。于直称自己和高洁只是商务合作,胸针设计完后他和她不会有任何交集。于毅怎么也打不通股权质押人电话,高潓则拿着时光之轮海报找他,于毅看到设计师是司澄和高洁顿时不爽,他不允许别人用芮华的资源。于毅让高潓先回去,态度冷淡,高潓也不好再说什么。

订制组正在忙着制作胸针,于毅来到订制组让他们停止胸针制作,完全不理会几位师傅的意见。高洁只好给于直打电话,于直却因为心烦直接关机了,高洁愤怒异常,认为于直是在故意针对自己。高洁只好去芮华堵于直,于直仿佛没看见似的径直走过去,高洁连忙上前,她希望于直能够放过司澄。于直压根不明白什么意思,莫名其妙地离开了,却还是给郑师傅打了个电话。高潓的潓心系列被海外买家退货了,高潓十分慌张,于毅让她尽量安抚客户。股权质押人给于毅打电话让他赶紧把股权赎回去,无奈于毅因为潓心的突发状况资金不足。

郑师傅把司澄和高洁叫来了过来说胸针可以继续制作了,他和于直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说了,第二天通知就下来了,还把宣传海报给二人看,设计师署名是高洁和司澄的名字。高洁这才明白于直并不知道这件事情,顿时笑了。潓心作品因为被于毅擅自删减了工艺被海外买家退货,对方还要求赔偿,于毅只好签下了字。高潓被蒙在鼓里十分不解,决定要查个清楚。

第42集 穆子昀成为芮华董事长 梵偲联合穆子昀吞并芮华

于毅阻拦高潓调查,承认是他让工厂省了两道工序,高潓惊呆了。奶奶对这件事情很不满,高潓本想担下一切罪名,于毅却强先开口承担责任,愿意引咎辞职。奶奶怒斥于毅利欲熏心,让他把这件事情处理好。芮华的资金出现了状况,奶奶只好让于毅先解决这件事情。此时,秘书说又有客户发来了退货函,还要求赔偿,这些再加上于毅的赔偿大概只能支撑十天,如果十天后没有资金到账,芮华工厂就会停工了。奶奶叫来于直和于毅,决定抵押城南商务楼,他们没有更好的办法。奶奶心累地回了房间,于毅接到电话,他的股权抵押已经到期了,于毅却依旧让他把股权看好了,他还得过一段时间才能赎回来,对方答应了。

奶奶吃不下饭,最怕资金链断了,信誉度损害,只要有一点风吹草动芮华就完了。于毅十分自责,但好在国外买家没有起诉芮华,还是有希望的。潘悦生日这天高洁为她定制了蝴蝶蛋糕,潘悦特别喜欢。高海也来给潘悦过生日,高洁看到潘悦很欢迎他也就让他进来了,潘悦依旧喊高海叫阿海。高海和高洁唱起了生日歌,高海还拿出了自己蝴蝶的写生,高洁在一旁默默地切着蛋糕。高海没有理会高潓打来的电话,高洁也视若无睹。

于直去办了商务楼抵押,但是十天的时间不知道够不够,于毅让他暂时先不要告诉奶奶。潘悦玩儿累了,高洁和高海便让她先回去休息了,高洁说有话想和高海说。高洁很感谢高海能够来,这么多年的生日,还是第一次看到潘悦这么开心。高海却知道自己担不起这句谢谢?毕竟这么多年他都没有好好陪过母女二人,不过高洁接受了高海的道歉,为了让他觉得踏实,高洁已经放下了那些事情。高海很感动,他很想听高洁叫自己一声爸爸,高洁却提起了吴晓慈,让他处理好中间平衡,不然还是尽早放手比较好。

高潓找到了买醉的于毅,她知道于毅帮自己解决了工厂,也知道他把股权抵押了,不过她会帮于毅保守秘密。于毅嘴硬说自己是为了自己的利益,高潓知道这是他的借口,她拿出了一张卡,虽然不多但是她希望能够帮到于毅一点。奶奶正在开会,穆子昀带着一大堆人人进了会议室,梵偲拿出合同称自己已经收购了芮华百分之五十以上的股份,他们会委派穆子昀作为新一任董事长。奶奶当然不信,穆子昀看向了于毅,揭穿了他抵押股权一事,奶奶看过合同后气愤不已。穆子昀在旁边看笑话,作为梵偲代表她要求重组董事会,反对抵押商务楼。奶奶气急险些晕在会议桌上,于毅连忙把奶奶扶了出去,穆子昀淡定地坐到了董事长位置上。

于直忍不住质问于毅,于毅自责不已,然而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他只希望奶奶没事。吴晓慈看到芮华成了一个烂摊子,劝高潓考虑一下自己的将来,高潓却不愿意临阵脱逃。吴晓慈却不愿意高潓留在芮华,穆子昀不会对于直心慈手软,她留在芮华不但会被穆子昀压的死死的还不会帮到于直,所以吴晓慈劝高潓出来自己做工作室。高潓连忙拒绝,她还没有考虑好。吴晓慈反而说于直现在的处境越困难对高潓越有利,这样他才能明白是谁能够帮到他,高海听到这些话只是叫母女二人出来吃饭。高海听到高潓贬低高洁当然忍不住,甚至险些脱口而出当年自己因为利益和吴晓慈在一起,三个人又吵了起来。高海无法认同吴晓慈教高潓的那些事情,因为无话可说而离开家里,吴晓慈和高潓都很愤怒。

芮华即将和梵偲合并,穆子昀和居总都拿到了自己想要的。居总要求穆子昀把高潓留下来,二人之间还签了对赌条约,穆子昀希望再谈一谈,毕竟业绩比去年上升百分之十实在太过困难,但居总的态度明显不可商量。高洁发现订制组迟迟没有开门,高潓则跑来讽刺她骂她挑唆高海,和穆子昀里应外合一起吞并芮华,放下狠话称高洁可以拿走高海和事业,但是于直想都不要想。高洁听闻穆子昀吞并芮华,愣在了原地。高洁跑来手术室门口希望看望一下奶奶,于毅愤怒地让她离开这里,看到于直还在维护她更是大发雷霆。此时护士说病人醒了,于光华和于直、于毅连忙进去,郑师傅则把高洁拦在了门外,千万不要进去刺激奶奶,毕竟她是穆子昀的外甥女。于光华在病重老母亲的床前重重跪下,狠狠地抽了自己两个耳光,奶奶却还担心着公司的情况。

第43集 于直发现错怪高洁 穆子昀威胁高潓

芮华被穆子昀抢走,奶奶躺在病床上悔恨不已。叶思强去找穆子昀辞职,穆子昀本想提拔他做镶嵌组经理,叶思强却打定了主意要辞职。穆子昀和高洁见了一面,希望她帮自己重振旗鼓,芮华首席设计师的位置非她莫属。高洁却因为穆子昀的行为耿耿于怀,她不知道表姨从什么时候变成了自私自利的人,她不会回到芮华的。高洁起身离开了,而穆子昀拿出了当初高海承认吴晓慈抄袭的那段录音,她本想高洁答应她后就让吴晓慈身败名裂,但现在她只能利用高潓来完成和居总的对赌。

于直看到有工人在摘除芮华的名字,他十分想要阻止,却知道这样只能是飞蛾扑火,他什么都阻止不了。高洁看着工人们把芮华的名字摘除,心里五味杂陈。高潓也向穆子昀发来了辞职信,穆子昀让人去问一下高潓人在哪里,看了眼辞职信轻蔑地笑了。穆子昀找到高潓,拿出了那段高海的录音,高潓听完后十分不敢相信,可穆子昀说得对,只要她把录音放出去她和吴晓慈母女就会名誉扫地。因为和居总的对赌,穆子昀不得不留下高潓,她威胁高潓明天一早回芮华上班,不然后果十分难看。

高潓回到家质问高海当年吴晓慈的获奖作品是不是抄袭的,高海承认了,高潓怒斥高海不应该说出来,她的未来都被高洁毁了!高海意识到穆子昀录了音立刻去找她,希望穆子昀对高潓高抬贵手,穆子昀当然不肯答应,高海被怼得无话可说。次日一早,高潓无奈之下回到了芮华,穆子昀特地去看了一眼。而高潓把对穆子昀的恨,强加到了高洁身上,决心要收拾高洁。高洁和司澄等人制作的时光之轮成功完成了,众人欢喜时梵偲律师代表跑了过来,称时光之轮不得参加展览。

高洁立刻去质问高潓凭什么不让胸针送展,高潓一脸不屑,此时穆子昀来给高洁撑腰了。穆子昀怼得高潓板着一张脸离开了,高洁自然是感激的,穆子昀还放话说一定会为高洁母女讨回公道。高洁叹了口气,她曾经也把讨伐吴晓慈当成人生目标,可恨来恨去她却连设计能力都没了,这一次帮雷向东设计胸针她才找回了当年真心设计的感情是多么可贵。高洁希望穆子昀不要打压高潓了,也希望不要再做伤害奶奶和于直的事情了,毕竟大家曾经也是一家人。

于直在病床前照顾奶奶,言楷来找他说自己调查了高洁和穆子昀,认为二人不像是商量好的,高洁也许并不是他们想象的那种人。于直陷入了沉思,看了眼高洁为他设计的手机壳狂奔而去。司澄和高洁的作品获得了雷向东的认可,司澄特别准备了红酒庆祝,并且借机向高洁表白了。很早之前司澄就喜欢高洁,后来她遇到了于直,说实话司澄是难过的,后来于直深深伤害了高洁,司澄才想要给高洁一个家,给她一个很美好的人生。高洁拒绝了,她现在没有心情去考虑感情上的事情。司澄再一次争取,而来找高洁的于直目睹了全程终于忍不住发出了声音。

于直问高洁到底有没有帮穆子昀去伤害芮华,高洁却因为于直对她的信任而心寒,无论她是否参与过穆子昀的事情,二人的血缘关系是永远改不了的,这将永远是于直心里的一根刺,既然如此又何必再去接触对方呢。于直还想说什么,高洁却直截了当地离开了。高海陪着潘悦画画,高洁看到这一幕很温馨地笑了,看来还是解铃还须系铃人。高海再一次道歉,高洁已经想通了,他的确做了很多错事,但在潘悦的回忆里她永远忘不了高海,她无法回避。高洁让高海回去和吴晓慈和高潓好好过日子,潘悦已经好转,他也不用有负罪感。于光华来找穆子昀要钱,因为二人现在还是夫妻。穆子昀道自己已经找了律师要和他离婚,她可不是于光华的提款机。

第44集 高潓告白于毅 于直重新追求高洁

于光华威胁穆子昀,称自己欠的钱属于夫妻二人共同债务,穆子昀态度强硬,二人直接撕打了起来。派出所,高洁连忙把穆子昀接出来,于直则去接于光华。穆子昀看到于直来了连忙把高洁抱进怀里做很亲密的模样,直到于光华喊出于直的名字高洁才发现站在身后的于直,她连忙带着穆子昀离开。于光华说自己是为了找穆子昀麻烦,能扣一点是一点,于直让他先照顾好奶奶。看着于光华的样子,于直想起了当年一家三口的幸福生活,尽管那段时间很短暂。

高潓来看奶奶,于直懒得搭理,反倒是于光华忙着和高潓套近乎。奶奶让于直送高潓离开,于光华看着二人离开连喊般配,高潓的家庭一定能帮到于直不少。奶奶并不这么认为,在感情问题上,她和于光华都得吸取教训。高潓问于直有没有见到于毅,于直也很久没见过他了,也许他正在想办法。却不曾想于毅现在正在借酒消愁,于直看到后气愤不已,可于毅却因为失败变得颓废,他精心策划,步步为营,最后落了个满盘皆输。于直实在不明白于毅为什么要质押股权,他瞧不起这样的于毅。于毅却笑了,于直有什么资格瞧不起自己,如果不是于直帮助高洁,穆子昀怎么会有机可乘。于直无话可说,他的确有责任,但他不会逃避责任,不会借酒消愁。于毅继续喝酒,没有接高潓打来的电话。

穆子昀看到高潓的设计图纸很不满意,甚至说她无药可救。高潓一心为了自己的潓心品牌,穆子昀又拿出吴晓慈抄袭的事情打击她,到时候她还有羽毛可以珍惜吗。穆子昀让高潓按照上司的要求做设计,不然所有努力都是白费。高潓去于毅家堵他,她实在没有办法了,可于毅却颓废地离开了,他对于高潓而言已经没有任何利用价值了,高潓被于毅的话所震惊。吴晓慈来找高海,正巧看到他和潘悦在一起的情景,吴晓慈怒斥高海是在恩将仇报,高海直接提出离婚。

司澄让高洁参加比赛,他认为高洁很有能力,如果高洁仍然不能恢复画图能力,那他就做高洁的双手,他总有一天要让高洁放下防备接受这段感情。高洁受之有愧,同时也很感动。司澄决定和高洁一起出国挑选蓝宝石,但高洁以希望他给自己一点空间的理由拒绝了,司澄只好作罢。高洁开始收拾行李,而于直看着那颗生命树吊坠陷入沉思。高洁又一次找到了婚戒设计图,她选择把设计图收起来,免得心烦。

于直来到穆子昀办公室,称是代表奶奶把订制组拿回去,他不介意和穆子昀法庭上见。穆子昀说要考虑考虑,特意把自己和高洁的亲密关系说出来炫耀,于直却看破她对自己没有信心,何况他早已决定会用自己的方式重新了解高洁。于直决定努力奔向高洁,他不想就这样结束这段感情。于直来到水之瑶却被告知高洁不在,于直当然不信,误把一间办公室里的女生当成了高洁,开始道歉、诉说想念,想要把之前的不愉快搁置下去坦诚相待。于直鼓足勇气打开了门,里面的人却是陈品臻,二人顿时尴尬了,她是来水之瑶面试的。司澄也说高洁不在这里,连陈品臻都劝于直放高洁一马。于直郁闷地离开了,他找不到高洁了。沙发的生命树背景墙早就被高洁擦掉了,而于直这才明白当时高洁的绝望与失望。穆子昀签了订制组接触租赁的合同,让于直来走流程。

吴晓慈看着一年三口的照片流泪,又突然发疯把照片撕碎,接着就失声痛哭说自己太委屈了。高潓这才知道高海和吴晓慈提出了离婚,听着吴晓慈的抱怨,高潓选择出去走走。高潓满脑子想的都是于毅,原来真正在意她的只有于毅而已。高潓正惆怅时发现旁边的于毅被人缠上了,高潓脱了高跟鞋就向那人肩上砸去,醉酒的于毅连忙拉着高潓逃跑。于毅颓废不已,让高潓以后不用来找他了,他已经没有任何利用价值了。高潓十分难过,她今天一个人喝了海鲜粥,也去了他们常去的那家酒吧,她只是很想见于毅。于毅有一个男人的骄傲,他不能总是站在高潓身后做她的备胎,眼见高潓没有话说出口,于毅选择转身离开。高潓鼓足勇气抱住了于毅,直到现在她才发现自己对于毅的感情,于毅一把吻上了高潓的唇。

奶奶茶不思饭不想的,医生说是因为心事太重,于毅则坐在奶奶床边道歉,赎回股权还是需要很大一笔钱的。于直决定重新创业,只要芮华的精神不倒,芮华总有一天会回来的。